山东援助湖北医护:我不能吐,吐了我就得出去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微信

山东陆续派出多批医疗队,支援湖北疫情防控一线。很多医护人员初次穿戴笨重防护装备,会出现呼吸不畅、憋闷导致呕吐等症状,然而防护服不允许二次使用,为了节省防护服,很多医护人员选择不吃饭工作,还有人会咽回呕吐物…

第一班岗 两度咽回呕吐物

“那时候距离我们下班还有两三个小时,我不能吐,吐了我就得出去,然后就得重新换防护服,不想浪费所以我就咽回去了。”这是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援湖北国家医疗队员程燕在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说的一段话。

2月10日晚上,是他们的第一班岗。“第一次收治病人最大的体验就是穿上防护服的不适,一个班次7个小时,收了29位病人,忙到脚不沾地。”41岁的护士长程燕回忆,忙起来气不够使,全程张口呼吸,她的血压掉到了95/45,脉搏124,仅休息一下便继续工作。

其间,程燕两度想要呕吐,因怕浪费防护服,她都硬生生咽回。“如果你是大量的呕吐会引起窒息的危险,但由于我晚上吃的本来就少,吐的不是很多还不至于喷出来,我就给它硬咽回去了。”

因为医护人员要大声跟病人说话,常出现很明显的气促,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当时有台监护仪是打开的还没接收病号,我就过去试了一下,那个时候心率就有124。”后来,有七八位医护都出现了不适的症状,“大家都是尽量的去坚持,不愿浪费宝贵的物资。”

谈起穿防护服工作 医生几度哽咽

像程燕一样的医护人员还有许多。众所周知,医护人员必须穿防护服才能进隔离区,但脱掉的装备不允许二次使用。然而,很多医护人员初次穿戴笨重防护装备,会出现呼吸不畅、憋闷导致呕吐等症状,为了节省防护服,很多医护人员选择不吃饭。

山东支鄂医疗队、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外科主管护师徐琪告诉记者,因为防护服完全密封,医护人员在上班时经常会缺氧,心率达到120-130次/分。“如果下午上班,大家中午就不吃饭。”徐琪说,医护人员往往会在嘴里含块糖,等工作结束再吃饭。

在谈到这件事时,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医务处副处长费剑春正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支援,他说,一般一件防护服至少要穿4个小时,“有的医护人员出现呕吐现象,还要强忍着咽下去,他们的衣服是不能碰的……”费剑春忍不住哽咽起来。

记者体验穿隔离服:5分钟就冒汗

穿一套隔离服到底是什么感受?日前,这里的医护人员为记者示范了整套穿着防护衣的流程。

穿戴和脱装防护服要执行详细流程,防止被感染。“正常情况下,如果进入污染区,首先要穿一套白色的防护服,外面穿一层隔离的蓝色罩衣。”山东省胸科医院主任医师王传庆一边讲解,一边指导着几名媒体记者穿上防护服,“要戴两层口罩,一个是N95口罩,再加一个普通医用外科口罩。还要带3层帽子,一层为蓝色帽子,套上防护服的帽子,再要戴一层帽子……”本以为王传庆讲解完了,谁知他喘了一口气,继续说:“还要戴一个防护的眼罩,再套两层鞋套……”

经过15分钟,套了里三层外三层,几名记者已被团团包住。热气不断袭来,贴身的衣服也快湿透了。王传庆说,穿隔离服达到的效果是:人的每一寸皮肤都和外界“零接触”,全部密封。

刚穿上隔离服只过了5分钟,几名记者就大喊“太热了”。医护人员却告诉记者,进入隔离区要穿着这样的衣服坚持4-6个小时,其间不允许喝水和上厕所。“非常辛苦,我们会感到胸闷,甚至气短,非常热。”王传庆说“所以穿着防护服的医生走路不敢走那么快,不然一旦眼镜起雾,工作便无法进行。

来源: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编辑:孔佳佳